新闻中心

“网证”来了!声纹的空间究竟有多大?

2018-04-26

    

果真是春天来了的节奏,一进入4月中旬,沉默了一个冬天的“网证”再度被刷屏。

这一次,先是手机卡(SIMeID),紧接着是支付宝(CTID)。

很多人还记得,去年12月底,腾讯在广州也搞了个大事情,号称“微信身份证”…

难道,现在又出来“支付宝身份证”了?

不存在的!


今天就让“小意”来告诉你,关于“网络身份证”——

那些你不知道的过去,和你设想过无数次的、更大的未来

 

微信和支付宝都只是入口,而非主导者


先来小小的回顾一下——

2017年12月26日,在“微信身份证”五个字的加持下,

广州市南沙区推出的一个电子政务小程序“微警认证”一夜间刷爆了朋友圈

各大媒体惊呼:“网证时代”来了!

甚至不少小道消息还说,2018年1月起,就要推广到全国。

(小编当时就震惊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是不是太心急了点?:P)

 

然而事情的真相是,4个月过去了,并没有推广到全国,

而是推广到了支付宝。

大概有了上次微信的经验,这次阿里公关放弃了“支付宝身份证”这样的标题党,

而是用了“支付宝开启‘网上身份证’试点”这样相对比较老实的说法

 

将上面两则“大新闻”连起来看,事情已经很清晰了

“网证”的主导者,并非微信或支付宝,而是我国的居民身份证管理部门——公安部

而网证的全称,就是“居民身份证网上功能凭证”

无论微信还是支付宝,都只是连接用户的入口之一

 

对此,公安部第一研究所于锐副所长前不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做出了表态

他说,“微信身份证”是一种误读!

“我们做了上百种应用,微信只是载体之一,还可以存在于华为钱包、支付宝等APP中。”

 

谁制订方案,谁提供技术,谁连接用户。

这中间的道理,难道不是很明白的吗?

 

“网证时代”之中美欧PK,中国正在反超


下面,我们就来说一说技术。

“中兴之殇”令举国震动,余音未绝

习大大在刚刚开完的国家网络安全与信息化工作会议上发话强调:

“核心技术是国之重器”

“互联网核心技术是我们最大的‘命门’”

 

不止是芯片,网络身份认证技术也是一样

我国人工智能学界泰斗、中国科学院张钹院士在出席“声纹身份认证云”启动仪式时曾表示:

“保证信息安全是关系到国计民生的重大问题,而身份认证则是其中至关重要的部分。

虽然信息技术发展日新月异,但要让每一个人在任何情况下都有一个唯一不变的身份信息,仍是一个非常难的课题。”

 

事实上,为了破解网络身份认证这一难题

对“网证”这件事,国际上早已酝酿十年之久

 

       早在2006年,欧盟委员会就率先发布了《2010泛欧洲eID管理框架路线图》,确立了以公民为中心、为公民服务、保障公民隐私三大原则。《路线图》还确认:将利用生物识别技术,通过存储人体生物特征来验证eID持有人的身份。截止2013年底,欧盟国家累计发行的eID卡就已超过1.5亿张,现在更是已覆盖到18个国家。2010年,10个强制发行的国家之一的德国还专门出台了《电子身份证条例》。

 

       2011年,美国也发布了《网络空间可信身份国家战略》(NSTIC)。计划用10年左右时间,构建一个网络身份生态体系,推动个人和组织在网络上使用安全、高效、易用的身份解决方案。

      

       尽管非常重要,“网证”这件事推动起来仍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

       就在今年,欧盟委员会数字身份立法小组负责人Andrea Servida还在一篇文章中忿忿不平地抱怨:

       “我最近在欧洲一机场内登录wifi时被要求先输入脸书或者谷歌账号,这使我开始思考:若没有这些账号怎么办?如果用脸书或谷歌账号登录,哪些个人数据会被提供出去?”

(摘自欧盟官网《eID观察》栏目)

……

 

不过,虽然美国和欧盟早已虎视眈眈,但率先破冰的很可能是咱们中国。

 

2010年,面向虚拟社会治理、公民隐私保护和网络安全,公安部三所率先启动“公民网络身份识别系统”(eID)项目,至今已制订30余项eID标准。2016年,公安部一所也宣布,其研发的“网络可信身份认证服务平台”可为每人生成一个终身唯一编号的“身份证网上副本”

进入2017年,公安部下属科研院所都相继与得意音通加大了合作力度。

 

针对得意音通提出的基于“声纹+”的“网络身份证”解决方案,公安部证件技术专家多次赴得意音通进行专题调研,表达了合作意向,并参与和主持了多部与声纹评测标准有关的评审会。近期,更是就eID顶层设计的有关问题与得意音通开展了深度交流。

 

2018年3月14日,落地于贵州的国内首个声纹身份认证云合作备忘录在清华大学正式签约,并宣布启动建设,由此开启了“声纹+”身份认证方案在省级区域开展试点的序幕。

还有,目前得意音通的声纹+唇语双验证方案已基本完成

这将又是一个必杀技。


 8.jpg

从广东和浙江的刷脸试点,到江西的手机ID卡试点,再到贵州的声纹+试点

一时间,“网证”赛道上似乎涌进了很多参赛队

其背后都有相应的国家队和地方政府加持

可是,究竟谁能拿到最后的第一?

 

网友担心:丢手机=丢人;不怕,丢声音不丢利益人!

俗话说:人靠一张脸

人最丢不起的,大概就是脸了吧。

因此“刷脸网证”出来后,有网友吐槽说:

 “以前手机丢了,只是丢了手机。现在丢了手机,是丢了银行卡、备忘录、日历、计算器、游戏机、相机、身份证…”

“现在一丢是整个人都丢了,简称:丢人。”

 

然而声音就不同了。

随便丢。

被人拿到了也没用。

正所谓:

丢“脸”即丢“人”

失“声”不失“身”

 

 “高可变性”和“唯一性”

“低隐私性”和“高安全性”

在声音这里实现了完美的结合。

篇幅所限这里就不展开了。

总而言之,

凡是你能想到的种种,都已经提前设计好了。


       9.jpg  


左技术右法律,未来属于“声纹+”多ID融合


在为各地的试点叫好的同时,有两个问题必须再次指出:

1、为什么只是微信或支付宝,不能是其他应用?

——依赖于平台

2、为什么不能是任何设备,甚至只是自己?

——依赖于终端

 

也就是说,现有的“APP认证+刷脸”的解决方案:

还无法很好解决“无监督认证”的情形

还不是完全的“自己证明自己”方案

对于个人隐私信息的保护还没有完整对策

而且,推广成本过高

 

所以,作为网证1.0版的CTID,只是第一步

面对真正无监督场景下的身份认证,还有不少距离

这个距离正是声纹可以弥补的

这也正是属于声纹的想象空间

 

针对近期对网证的热议,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治安系王太元教授在接受《民主与法制》采访时表示,“伴随着新技术的应用,一方面需要身份证在出示、使用、查验等方面的电子化,另外一方面对于人的生理特征的确认和辨识,比如声纹、DNA、虹膜纹等也要逐步进入身份证管理系统。但这需要立法的巨大变化,需要新的法律来支撑。”

                  

王教授的建议或许针对2012年新修订的《居民身份证法》。新法规定:“公民申请领取、换领、补领居民身份证,应当登记指纹信息。这标志着,指纹作为人体生物特征之一种,率先被纳入实体身份证信息的法定收集范围。

 

不过,随着网证时代的来临,声纹或许才是更适合的。但这仍需多方推动。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注意到,多家媒体在报道时都引用了下面这段话:

 

“根据公安部第一研究所证件技术事业部主任郭小波介绍,目前,“刷脸身份证”是首选的生物识别办法,未来除了刷脸认证跟身份证密码认证外,用户还可以在这张网证内绑定指纹、声纹等信息,更加全方位地证明‘我是我’。”

 

你没看错,指纹、人脸和声纹,将成为支撑未来“网证”的三大利器。

而它们必须接受下面这5大因素的考验。


10.jpg

这张雷达图告诉我们:声纹是生物特征里综合性能最好的,没有之一。

 

随着声纹识别技术的不断成熟

当网证时代和语音交互时代同时到来

 “声纹+”的未来场景已经清晰可见。


11.jpg


未来真正意义上的网证一定应该是无监督、无介质、低成本、跨平台的。

它必须不怕被丢,不怕隐私被获取,不受APP限制,也不从属于任何商业平台。

更重要的是,它的核心技术必须完全掌握在我们自己手里!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双清路77号院4号楼9层
邮编:100084
电话:+86-10-8289-3532
传真:+86-10-8289-6692
友情链接:
互联网金融身份认证联盟(IFAA)

版权所有@北京得意音通技术有限责任公司 2002-2017. 京ICP备 05032314号 京公网安备